返回第十七章 草木洗经(二)第1页  五仙门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十七章 草木洗经(二)(第1/2页)

待得季军师出去后,李言顿觉体内气息一畅,不由的苦笑一声,只要老师站在身边,他就会觉得气息受滞。

    当下,他宁神静气,不再多想,这铜炉每次燃烧大约能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来让他修炼,他可不能耽误时间,来到铜炉前,立了个桩姿,然后把双手伸到那铜盆之上的青黑气之中,默运口诀心法,顿时那些包裹于双手之外的青黑之气像是受了牵引,分成十缕黑丝向其指尖钻去,李言顿觉得有一根根像是烧红的尖针,忽的一下撬开了他的指甲,就如同生生剥离一般,那股疼痛直刺心脏和大脑。

    既使是李言心里早有准备,但也未料到有如此痛楚,他当下闷哼一声,脚下桩步摇晃了几下,身形便向后退了二步,古怪的是那些已经被功法牵引的青黑细丝之气竟兀自不散,随着他的后退而拉长,仍然顺着他的指甲缝向体内钻去。

    李言身上黑袍已是汗水浸出,当下一咬牙,强凝心神向前移了二步,重新站定桩姿,再次运转功法,那一缕缕青黑细丝之气又如烧红的银针,在他的经脉中穿刺、前进。每前进一寸,他的浑身都不自觉的战栗一下,汗水一层层如浆般流出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修炼多久,但他性格天生坚韧,凡认准之事,虽不能做的尽善尽美,却总是竭尽全力而为之。时间一点点流逝,到了后来他神经早已麻木,只有脑海中还在机械的运转功法催动那些青黑之气在体内游走。

    室外,盘坐于石桌之上的季军师虽然闭目打坐,却偶尔眼皮抖动,暴露出了他的不安。直至半个多时辰后,他忽的眼睛猛的一睁,已从石桌上消失,李言的所住的石大门如同被一股无形之力打开。

    室内的李言此刻面容青黑,双手至双臂布满了一层黑气,他这时已无知觉,连最后机械式运转功法都已经无法做到了,身体正向后仰去,但那些青黑之气依旧死死的连着他的十指,随着他身体向后倒去形成了一道道弧线之状,看上去甚是诡异。就在他后仰之势便要直挺挺摔倒在地时,一道身影已赫然来到他的身后,一只大袖一拂将他卷起,另一只大袖则对着那十道青黑之气一抖,只听轻微“波波”几声,那些青黑之气已从李言十指上断开,但李言身体仿佛仍有吸力般似的,那些断开的青黑之气在空中仍如扭动的毒蛇,向李言身体方向吐吞摇摆不亦,显得可怖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季军师对那些青黑之气则不再看一上眼,卷着李言的大袖一抖,一股平和之力托着李言飞向木床,然后将其缓缓放在床上。随后他几步来到床前,双手在胸前飞舞,结了几个看上去有些复杂的手印后,指尖飞出几点青色星芒落向李言的腹部。

    李言正晃若置身在火山之中,只感觉身体灼痛难忍,想叫却又无法叫出口,煎熬无比,无数赤红的岩浆包围着他正在将其烧熟煮透,只觉得自己要死在这火山之中了,突然一股清凉之意在他腹部升起,顿觉火山与那无边的岩浆慢慢退去,脑中开始清明了起来。待得他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正平躺在床上,床边站着一身黑袍的老师,他不由的挣扎坐了起来,可胸腹之处又是一刺热剧痛,不由的哼了一声,又躺了下去,顿觉得眼前火星乱冒,身体中那火山隐隐又有发作之势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定了定神后,他扭头看向老师勉强一笑“老...老师,弟子无能,愧对恩师期望....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必自责,这第一次你就能坚持到半个时辰以上,已令为师大感意外,做的很好了。”季军师对他温和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...这么说,弟子算是可以修炼本门功法了”,李言面部有些扭曲,口中艰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不过,你现在虽然难受,但还是要把刚刚吸收的草木药力炼化了,不然这些药力停留在你身体内,可是百害而无一利的,并且只有炼化后,这些药力才属于你自身,才算完成一次修炼。”

    李言自然知道这些,这些在之前老师就已说过,每天这修炼都分二步,吸收草木药力,然后炼为己用,七七四十九日之后,即可进入这第一层,便会产生内力,而自此以后身体以此为基础,不用再吸收草木药力,通过不断修炼即可。

    李言吸了一口气,忍着体内炙热灼烧之痛缓缓坐起身来,盘膝而坐,闭上双目开始运转心法炼化体内药力。

    季军师看到这些后,便转身悄然无声退了出去,再次盘膝坐于屋外石桌之上,坐定后,自言自语低声道“此子倒是心性坚韧,不过这炼化的药力之后,他是否还能保持心静平和就难说了。”他说了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后,便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自此日之后,李言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引药入体、炼化药力强化经脉的痛苦修行之旅,但他引药入体保持清醒的时间却是越来越长了,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每七天药力就增加近一倍还多,但那引药入体之痛却也慢慢减少了许多,季军师除了前几次出手替他化解之外,后期他已是可以完全自行修炼了,这是他体内经脉日益强壮所致,之前的经脉就如细嫩的一条管线,当药力强行撕开扩大时,自然是痛苦万状,随着药力的炼化入体,他体内的大大小小经脉也慢慢在壮大扩充,几条主要经脉已变的开始粗大坚韧起来,自是痛苦大大的减少了。

    “吁”长呼了一口气,李言结束了今天的运功炼化,他并未起身站起,仍是盘膝而坐,睁开双眼后,皱了皱眉,感到心中一阵烦躁上涌,他只得又深深吸了一口气。随着他每日的修炼进展,他发现自己的心绪变的越来越有些暴躁,好似有一团火在体内上下乱窜,令人心烦不已。

    他也问过老师,季军师对他说,此乃药力洗体所致,强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)
加入书签阅读记录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