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九章 暴走的婶婶第2页  大奉打更人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九章 暴走的婶婶(第2/2页)

“听婶婶的意思,二郎不是亲的咯?”许七安发誓,这话绝不是他想说的,是本能超越了大脑。

    原主对婶婶怨念不小啊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坏种,你说这种话是何居心。”婶婶气的拍桌子。

    许二郎和许玲月低头扒饭,似乎习惯了。

    许二叔头皮发麻:“够了,老子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还要听你们吵架,不如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说到那个山海之役,许七安有点印象。

    世界广袤无边,大奉王朝雄踞中原,号天下正统。

    大奉以武立国,以儒治国,最盛之时,万国来朝。到目前为止,国祚延绵六百载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大奉联手西域各国,与北方的草蛮子,西南方的南蛮子,决战于山海关。

    各方投入战卒,达百万之众。

    从开战到结束,仅用了半年,半年时间百万生灵湮灭。

    乃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战争之一,史称:山海之役。

    许七安的父亲就是死于那场战争。

    “.....以我键盘侠的学识,以及地摊文学总结出来的规律,任何王朝都逃不过三百年定律。”

    所谓三百年定律,是许七安自己命名的。

    作为伪历史学爱好者,他从前世五千年的历史里总结出一套规律,撇开藩王各自为政,蒙昧落后的周朝不提,没有一个朝代的国运,撑过三百年。

    两宋两汉也是经过重组后的王朝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大奉王朝奕世沿守六百年,应该与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有关。

    小豆丁被绿娥领回来了,肚子饿了,便不哭了,她个头太小,够不到饭桌,坐在绿娥的腿间,由她喂着吃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们为什么要住黑房子啊,每天都吃不饱。”小豆丁想起了自己前些日子的遭遇。

    她把大牢叫成黑房子。

    一桌人都不说话,婶婶露出了怜惜的神色。

    许二叔叹道:“是爹做错了事。”

    小豆丁‘哦’了一声,又说:“我昨天饿醒了,抓了只虫子,头上有这个。”她把两根短小的手指竖在脑瓜上。

    那是蟑螂,与老鼠并称牢房两大地头蛇。

    一桌人脸色都变了,既惭愧又怜惜,让一个稚童受这种苦,是他们的失败。

    “你,你吃了....”李茹嘴唇颤抖,眼眶红了,她三十出头才生了这个幼女,虽说蠢了些,但疼爱有加。

    小豆丁许铃音脆生生道:“我后来听见娘肚子‘咕咕’的叫。”

    气氛沉默了一下,众人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婶婶俏脸煞白,颤声道:“然后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塞娘嘴里啦,娘吃的可快了。”小豆丁一脸邀功的表情。

    婶婶身子一晃。

    许新年慢慢放在碗筷:“我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许玲月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:“饱了饱了,库库库....”

    许二叔:“....”

    婶婶呆了几秒,往桌底一扑:“呕....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....”不久后,稚童杀猪般的哭声回荡在夜空。
加入书签阅读记录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